⚖️施工中⚖️


“横贯大地的这条令人伤心的铁链,
下自布尔曼,上和普罗米修斯相连。
这六千年的历史,上上下下的范围,
可怕、残忍的链环拴住了整个人类,
这锁链起自土伦,系在高加索山脉。”


缚于高加索山上的普罗米修斯,另有不亚于盗火的壮举:他教授人们天文、数学、艺术、医药和农耕——一言蔽之,如何用教育和它的果实:劳作和创造摆脱蒙昧与穷困。
(cf. 古斯塔夫·施瓦布《希腊古典神话》)

这锁链的另一头呢?是土伦,是冉阿让。

他和普罗米修斯一样,从作为统治者的神明处偷盗。起点有意或是无心,皆在诚实和良心处结束。

狱中,这个“性灵的人”学习读写和算数;受苦之余,他审问自己、审问社会,审问上帝。被奴役的冉阿让判了一切的罪,他感到被抛弃的怨恨,觉得“心狠起来了,变得天不怕地不怕”。

他十九年来没有落泪,如同海边矗立着的一块黑森森礁石。日头照在他赤裸的脊背上他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