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工中⚖️

田!

真田!真的太好了!你听吧:

「絶望さえ、恐怖さえも、世界の終わりじゃない。栄光が零れ落ちて、光が消え去る間際に神にささげるのだ。全力を。風が吹き荒れ、時が動いた。絶望の裏側に夢の続きがある。」

[绝望与恐惧都绝非终结/当昔日荣耀零落一地、旧日光辉闪灭之时,更要全力守奉神明/狂风大作世间震荡/绝望背面梦想在延续 (自 黒色のオーラ)]

这一段歌词,实在是很像巴赫的Cantata no.150,Nach dir, Herr, verlanget mich (For thee, Lord, I long)。两曲中表现的,是一样地虔诚而渴求着突破的心情。与阴翳的缠斗搏杀,是因为想要问心无愧地站在光明里,站在...

男孩子终于把视线从漠然反着一片白光的车厢地板抬起来。傍晚金黄色的柔软云彩已经漂走,塑料壳子包着的人造亮光映衬下,天空是一片过分惹眼的钴蓝色。再过不久这蓝色也要沉下去,夜幕终将覆盖下来。

他想起奥菲利娅的发辫,那曾经摇曳在空中的闪亮雾霭,终于荡开在流水里。水流走了,可如果你站在岸边不动,那么你的眼里一直会是默不作声的蓝色,就和这个近海城市的傍晚一个样。

电车停了,他大步走出了透明的壳儿却又被包在一片松软的黑色绒布里。这个包裹温吞吞却又沉甸甸的,像一个睡眠,一个遥远的幼年的梦境。而他十四五岁的年轻身体长起来如同纪录片里快放的镜头,早已经不是那个几乎没有球包高的小孩子。他仿佛一棵耀眼星轨下伸张双臂扑向天...

说来,法语概念歌词的Javert’s Soliloquy的曲名是Noir et Blanc,黑与白。里面有两点歌词实在戳我。

一是:

Le pardon pour la haine

Malfaiteur bienfaisant

(原谅这恶行!罪人行了义举!)

“沙威感到一种可怕的东西侵入了他的心,那就是他对一个苦役犯感到钦佩。去尊敬一个劳改犯,这可能吗?他因而发抖,但又无法摆脱。经过无效的挣扎,他在内心深处只得承认这个卑贱者的崇高品质。这真令人厌恶。

一个行善的坏人,一个有着同情心的苦役犯,温和,乐于助人,仁慈,以德报怨,对仇恨加以宽恕,以怜悯来替代复仇,宁可毁灭自己而不断送敌人,救出打击过他的人,尊崇...

To 魑魅 写了一点看过您《夜半歌声》后的小感想

第一次写读后感,文字水平可能并不成熟,让您见笑啦><

原作里的幸村是网球的化身,您所写的则和音乐紧紧缠绕;无论哪个作品里,他都和这两样事物所能涵盖的一样广远辽阔。
竞技不止一个球一场比赛,音乐亦远远超出一支乐曲一台演出。您的幸村和真田有彼此,更有别的地方深厚的积累(感谢您!)。当这种积累体现在他们对彼此的感情上时,一点一滴皆是推着他们更难舍难分地向生命光辉处去的助力;落在我这个读者眼里就只剩了拊掌赞叹。

你看呀,我的生命里有那么多的美好,每一个里面都有一个你。特别是文章笔触舒展自然,细节处也真实,可以说是水到渠成一般了。特别特别动人。

还有就是,您写的幸村魅影,竟然让我想起了冉阿让(虽然他

the phantom somehow

记一下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但这个问题无法作答。马吕斯感到这个问题象把钳子。冉阿让怎么会这样长时期地和珂赛特生活在一起?上天开的是种什么样的可悲的玩笑,要让这个孩子接触到这么一个人?难道上界也铸有双人链,上帝喜欢把天使和魔鬼拴在一起?难道一个罪人和一个纯洁的孩子在神秘的苦难监狱中可以同房作伴?在这被称作人类命运的判刑人的行列里,两个人的额头可以挨得如此近,一个是天真的,另一个是可怕的,一个沐浴着晨曦的神圣白光,另一个永远被一道永恒的闪电照得惨无人色?谁对这莫名其妙的搭配作出了决定?以什么方式?是一种什么样的奇迹使这个圣洁的孩子和老罪犯共同生活在一起?谁把羔羊和豺狼拴在一起?还更使人莫名其妙的是,去...

A Time for Us

by Andy Williams

A time for us, someday there'll be

When chains are torn by courage born of a love that's free

A time when dreams, so long denied
Can flourish as we unveil the love we now must hide

A time for us at last to see
A life worthwhile for you and me
And with our love through...

试着想了想为什么是幸村精市这个角色,又为什么是雷诺阿。

———————————————

雷诺阿呀,他最好就好在笔下的肉体都鲜活;他创作晚期的浴女尤甚:人人红扑扑鼓胀胀像幸福地舒展开的玫瑰色云朵。他也坦率,一笔一画毫不遮掩这丰满的手臂、胸脯和脸颊,和那里面热腾腾的生命力。他不放声讴歌什么“看呵,阳光灿烂生灵伟大”,他只不吝惜笔底颜料,给你瞧户外饱满的皮肤和蓬蓬的衣袖上披着亮点儿。

作为意在表现“光”的印象派画家,他以轻柔的笔触绘制这些轮廓有些模糊的画作,以求传达多少有些抽象了的感触。他的画看之不觉轮廓精细复杂令人咋舌;你看他的餐会、弹琴者和少女时会觉得这“印象”直观得很,一触即觉。这些画不叫你分神试图...

痛哭流涕的诗歌在哀叹;戏剧不幸……

维克多·雨果


痛哭流涕的诗歌在哀叹;戏剧不幸,

借满台演员滔滔抒发自己的心灵;

观众托着脸,一时感动,先向隅而泣,

又清醒过来:得了!作者也不无才气

他为假人和假事假做文章,他看到

我们竟为戏里的伤心事流泪而笑,

把眼泪擦干,妹妹;太太,请不要伤神。

观众错了:思想是心灵;沉思的哲人

被自己的火焚烧,为他的思想难受。

剧中在流血,正是他诗人的血在流;

他的每一个人物都把他紧紧搂住;

他和人物同生死,他和人物共甘苦;

诗人在他创造的作品里直打哆嗦;

他是作品,作品是他;当他默默创作,

他在哭泣,他撕...

"Time held me green and dying"

Fern Hill
Dylan Thomas

Now as I was young and easy under the apple boughs
About the lilting house and happy as the grass was green,
The night above the dingle starry,
Time let me hail and climb
Golden in the heydays of his eyes,
And honoured among wagons I was prince of the apple towns
And once below a...


“横贯大地的这条令人伤心的铁链,
下自布尔曼,上和普罗米修斯相连。
这六千年的历史,上上下下的范围,
可怕、残忍的链环拴住了整个人类,
这锁链起自土伦,系在高加索山脉。”

缚于高加索山上的普罗米修斯,另有不亚于盗火的壮举:他教授人们天文、数学、艺术、医药和农耕——一言蔽之,如何用教育和它的果实:劳作和创造摆脱蒙昧与穷困。
(cf. 古斯塔夫·施瓦布《希腊古典神话》)

这锁链的另一头呢?是土伦,是冉阿让。

他和普罗米修斯一样,从作为统治者的神明处偷盗。起点有意或是无心,皆在诚实和良心处结束。

狱中,这个“性灵的人”学习读写和算数;受苦之余,他审问自己、审问社会,审问上帝。被奴役的冉阿让判了一切的罪,...

© Unersättlichk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