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工中⚖️

刚和老解聊到学长们:3共爬墙头近一年来感动颇丰,想想这么多的坑亦不失共同之处。

恐怕离开的人和过去的岁月不是消失了,而是变成经历这一切的人的一部分。与其说原本的二减少为一,我想不如说合二为一。

惟遗忘和无情能真正杀死他们。可是也多幸运,他们因自己、因彼此丰沛的爱意而永远活泼鲜亮。初一的时候刚看pot就记住了我乾学长,那时候的片头还是driving myself,学长的大头像出来的时候配的歌词是"don't be afraid of the change"。他也不曾怕过剧变,他的静定来自于他的深沉慷慨,他因积累而厚重也因给予而宽广。

意思就是说他最好啦(□-□)ノ


解宁:



我的确应当感谢柳。

网球王子是我接触的第一个“当代流行文化”产品(想来我幼时也还是有点变态)。最开始并不上心,只是闲时随意两瞥。直到立海出场。
这是一支非常、非常打动我的队伍。因为喜爱立海,小时候第一次去日本别的地方都不想去,口齿不清地犟着家长硬是去了神奈川散步一大圈。而柳,则是其中一个近乎奇迹的人物。
我说过,和其他所有我分析过的角色都不一样:我对柳没有客观公正;我对他的感情极度私人。他对我的吸引力真是强得莫名其妙,有时也让我心生感慨。柳,这位小男孩子,无一处不优美,无一处不鲜活。怀涩也坦荡,诡谋而良善,世故又天真。就是特别好、特别动人,至少特别动我。

这位人物促使我在最闲暇的童年时光里学习了相当多的新知识,最开始从红楼梦一下切换到源氏物语(然后发展成了小本命),然后就渐渐往各种奇怪的方向发展(比如这门耗尽我脑汁的俳句课..以及朋友们你们喝过我打的beetroot汁吗很推荐喔)。如今我自己已有能力列出许多为何喜爱他的解释,同时又觉得一切都不需要存在解释。

从网王之后,我应该才算正式了解和一定程度上接纳了各色当下年轻一代喜欢的东西,甚至包括现在语境里的欧美圈(影视方面,HP原著书籍在我以为不算)。应该说算是某类人生转折点。
而这转折点上伫立的人,直到如今,我想起来时还是对他一片温柔赤忱。

真的,非常感谢柳了。也很感谢许斐老师。

不过现在让他上场比赛就不必了,现在这节奏上场大约就是个死..

在几度藤泽漫步的时间里,我都在全身心地感受着一个命题:无论柳是否愿意,他人生里的某一个阶段就应是属于这里的。属于神奈川海边让我想起澳洲的小而清洁的房屋、属于江之电的徘句箱,镰仓文学馆的漱石展,苍云荫蔽下庄宏的立海。正如同此前他属于东京一个火烧云的傍晚,正如他和乾曾且终将彼此属于。

立海中二起来,真的比哪所学校都中二;听那首三強の呼ばれて,这三位本身绰号就多如繁星的同学又来了个“星之继承者”的名号,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艾利斯顿商学院。
我总在想,进入立海这件事,对柳而言是一个弯道缓冲区。从一种程度上来说,立海的日常缓解了他的某种疼痛;对于胜利他从来有之的执着,被强烈地调动和执行;但是那不一样了。他不是没有朋友,可是那感觉不一样,不对头。他有时候看到真田沉默地为幸村递上一个水壶也会清淡抿一个笑,对待作为后辈亟待培养的赤也和其他几位同年级朋友,也是中学生式地有礼和笑闹。但他心底有柔软的一个小小角落,总被他偶然想起又猛地放开,仿佛再也不要去抓到。
在那角落里,他们趴在同一张榻榻米上,夏日午后的深绿树影昏暗又悠长。他们周围散落了一堆对于小孩儿而言超纲了的书籍和计算纸;乾的赤脚丫晃悠着踢到他的白袜子。

「緑陰で 小僧や誰と 丈比べ。」
柳的这句俳句,收录在十年前的40.5里。当时国语版翻译的是:“树荫里 童子与人 比肩争高”。现在看了原版我只想说这个翻译简直是误导。明明柳写的是:
绿树層荫里 小童却又与何人 比肩互争高

最重要的是,这孩子是在跟谁比身高? ​​​

是的,在网王塑造的所有关系当中,乾与柳的关系性,真的太动我、太动我了。由于他们这种能通过观察推导和分析出来的、十多年来地强烈撼摇我的关系性,让我个人完全无可能对两位的其他关系组合表示任何理解。的确,网王是个受众年龄偏低的商业产品,任何人都能用自己舒服的方式消费它;我只选择对这一段真情实感,纯粹、排他、毫无回圜。


和AO3上的写手姑娘们讨论了一下,大家一致认为“bittersweet"是乾贞治和柳莲二关系的一种基调。对于他们而言,最能牵动神经的事情就是illogical,而对方仅仅只需要做到“存在”,就能触发这一不稳定机制。“they would very easily fall into the same patterns with each other, time after time.”

这让我想起那个“双子座你走一步我走剩下99步”的说法。在这俩双子座的关系中,很可能柳才是那个先走出第一步的人。
“叫我莲二,不要叫柳君。”
多年后柳已经唤遍了立海每个人的名,乾仍然对青学的好友们以姓相称。
但是,真的到了多年后面对面之时,柳居然成为了感到慌乱、疑惑、摇撼的那一个。而乾,乾不管,他追了四年两个月又十五天,孜孜不倦锲而不舍,天天在“两人曾共同走过的小径上驻足寻找你的身影”。

题外话,从中文的角度而言,我真的非常中意乾贞治的名字。这三个字无论从字形、字音还是字义,组合起来给我一种强烈的中国古典意向。乾为天,其色玄。乾这个字有一种帝门气势,写出来庄正而神秘,墨块沉入水里、逶迤出黑色流云的质地。后两个字小时候会让我想到贞观之治,素而肃,竟无一笔落俗。

柳莲二是乾贞治最初的一目惚れ,乾贞治是柳莲二无意识里的舒适区。慢慢从这种现状建立起对他们关系的整体把握,让我特别特别幸福。 



不是不想写不想看性爱的部分,是深惶深愧自己能力微茫,绝写不出那种情感深重然后爆发出来的身体和意念狠狠相撞纠缠铭刻的火花。要怎样的层层叠叠细细密密的相思织就,让他想在情动到巅峰的瞬间想捂住对方的眼睛流下泪,那人却轻轻地、温柔地吻了他的指尖,说,看着我。 ​​​


而且我们那两位学长的眼睛,可是太美了。那从不给人平白见着的瞳人里,一个映着秋水无波,一个蕴着斗转星移。敛目都是淡然无奇,睁眼即是弘阔穹宇。那里藏着深思与执硬,理智与深情。

又被乙女小文章逗乐了,想到当年那个网王乙女游戏。女主问柳喜欢什么类型。柳:大概是脑袋好使的女性。计算很快、记账也好那种。
女主:就是青学的乾君女体化的感觉?
丸井:若乾是女性,就是柳梦想中的类型吧。
然后乾喜欢的是“冷静的人”。“冷静”这个词也是官方设定里对柳的形容。就很好。 ​​​
最近因为周围环境,老会不由自主地想如果两位学长真的有女朋友了,大概会是怎样的,有怎样的细节。但无论怎么想都对那“女友”的面容看不真切。知道他们也会对女子温柔相待,但就是不知道那女性该是怎样的脸。的的确确,在你之前没有,在你之后没有。我再未见过让我的心忽然就裹挟了蜜,沉到胃里的人。 ​​​
和蛋白讨论了一下我们两位学长作为场外惩罚组出场的把妹争霸赛。结合这出番外和两位毒倒全立海的经历来看,乾和柳这两位是拿整人当乐趣,看热闹决不嫌事大的。这种生活情趣从小一起培养,长大了更是发扬光大,别人无福消受,你俩还是自己玩儿去吧。

蛋白:... ...重点难道不是,现在许斐连集体把妹都不让两位学长把了吗... ...

我:...

这也算是第一次因为同人妄想痛不欲生之后,居然能去原著里狂吸一大口糖甜到齁的情况。
作者还活着真是太好了……作品极度商业化且服务对象为低龄人群真是太好了........作品仍然在利用连载持续商业热度真是太好了……日本漫画产业真是太好了……谢谢许斐爸爸,谢谢。 ​​​


说到同人,我一定要说,第一位用placid形容柳莲二的作者,一定是天才。 ​​​

柳,我总想着他是有姐姐的。柳家长女约莫也是个有个性却又对弟弟很好的姐姐。在柳跑着逃离乾贞治、一路跑回家把自己关在房里、黑着灯蜷在地上呜呜地小声哭泣的时候,也许柳的姐姐会让他伏在自己膝头、静默地微笑着,用指尖一下下梳理弟弟柔顺的长发。她也许有很多理论可说,但是最终她也只是轻轻告诉弟弟,想要见的人,终究能够相逢。

我cp有好几个动人的节点;四年两个月又十五天是其中之一,但并非唯一一个。那些细节生活、切实、闪闪辉光,串联起来清清淡淡,又令人只想祝福。 ​​​

在球场上重逢时,柳说的是,久别未见,贞治。而乾说的是,四年两个月又十五天没见了。
听起来乾是那个记得更准确日期、每一天都计算得清清楚楚的人;但是我总想到,柳是一个即使在英国也会保留secondary data结果小数点后两位的人。我想,如果问他,他可能可以报出年数,月数,天数,甚至精确到小时,精确到分钟,精确到度过了多少秒。
他的数据一定更精确;因为他连震惊带来的那一刻误差都没有。他不仅比乾更清楚地知道他们分离的那一刻究竟是哪年哪月哪分哪秒;他甚至还可以做倒计时。这是先说再见的那个人才拥有的特权。
本届网舞出的周边里,柳的笔记本背面就是四年两个月十五天,换算后等于多少分多少秒。大概也是符合我臆测的一个事物。



回忆绝不将一切推倒重来。它把高墙锈蚀,把海水卷过的岸线枯成灰白,它把时间的线拉得很长,而视线却越来越短。有一刻你看向我,眼角满是老却,眼底竟还是八岁的夏天。​​​

我把所有的前提假设一一列出,一切证据线索分别铺陈。演算续了又断,逻辑推倒重来。我排除所有不可能,最终只留存了一个结论:

它之本身沉默,亘永;它将我导向你。

水一样的风牵扯开木兰。你沉默,伫首,回看,在半开的镜面前望一整片海。
你无舟,无岛,将自己托付于波流
令人想起一个夏天的晚霞。一个干燥的拥抱。
你仍旧等待;我期以进行偿还。而失去的言语下坠,这不能不使我惊痛惶然。
你在夜里失去的睡眠,全部沉入一个四年两个月又十五天前的古梦里头。你在那里睡去,直到谁清亮亮地将你挽起来,走进你们新的时代。

这便是答案。
这便是答案。

There are many years to go, to roll up beasts and gloss. To trump the crack, illogical toss.



That’s the graze, before we heal the pain. 



“Buts it’s you I take, cause you’re the truth not I.”




You're the truth, not I.








评论
热度 ( 45 )
  1. Unersättlichkeit解宁 转载了此图片
    刚和老解聊到学长们:3共爬墙头近一年来感动颇丰,想想这么多的坑亦不失共同之处。恐怕离开的人和过去的岁...

© Unersättlichkeit | Powered by LOFTER